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壹健康上市“迷局”:依赖营销,投诉不断,创始人深陷借贷纠纷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41

壹健康上市“迷局”:依赖营销,投诉不断,创始人深陷借贷纠纷

风波不断的“体重管理第一股”。1上市前“大手笔分红”贾玲“一年减重100斤”的壮举让人们把目光重新投向瘦身市场。《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数据显示,我国超过50%的成年人超重或肥胖,超重和肥胖率分别为34.3%和16.4%。很多人还没富起来,倒是先胖起来了。数据背后,是一个日渐庞大的市场。2022年,国内体重管理市场规模为334亿元,到2027年预计达到538亿元。风口之下,自然不乏“追风者”,壹健康便是其中一个。几个月前,广东壹健康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壹健康)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欲冲击IPO。这不是壹健康第一次冲刺上市。2015年,壹健康前身绿瘦集团曾计划借壳新中基(现名中基健康)上市。但由于相关交易方未在约定期限之内支付相关款项,此次资产重组无疾而终。再然后是2020年5月,棒杰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向绿瘦集团股东优创投资、实控人皮涛涛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绿瘦健康100%股权。但不到半个月,该项收购案却“因核心条款未能达成一致终止”。两度受挫后,绿瘦健康更名为壹健康,并转战港交所。公开资料显示,壹健康前身是绿瘦集团,成立于2009年,主营业务为体重管理和慢性病管理。查阅壹健康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是中国数字化健康管理领域的领先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以2022年收入计,壹健康分别以约4.2%、7.1%及4.2%的市场份额在中国体重管理行业、数字化体重管理行业及数字化男性健康管理行业位居第一、第一及第二。此外,数据显示,壹健康打造的“好享瘦”APP,截至2022年末,累计注册用户超过523万名。从业绩看,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壹健康营业收入分别为20.52亿元、17.96亿元和24.23亿元,净利润为1.87亿元、-1603万元和1.1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市值风云的梳理,壹健康近年来存在“大手笔分红”的情况。例如2020年,公司现金分红3.8亿元,分光了当年的自由现金流2.2亿元。此外,疫情期间,公司还“进一步加大资本开支,导致自由现金流恶化”。又是修建华南总部,又是翻新华中总部,还现金收购实控人资产。有钱可以随便造,关键是壹健康账上没啥钱。2021-2022年,公司开始大把借钱,截至2022年末,公司账面上的未偿还借款为4.3亿元。难怪有人质疑:这不会是趁着上市前,掏空公司吧?2销售费用是研发开支的36倍壹健康的核心业务是销售减肥产品。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壹健康体重管理业务收入分别为16.08亿元、10.92亿元和14.05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78.4%、60.8%及58%。同期,慢病管理业务收入分别为4.44亿元、7.04亿元和10.18亿元,占比分别为21.6%、39.2%及42%。可以看到,慢病管理的营收占比在不断提升。但根据中科财经的研究,壹健康慢病管理业务的服务模式与体重管理业务存在相似性。例如,体重管理业务有“五力合一”模式,慢病管理业务则推出“健康3+6”模式。再如,体重管理业务有好享瘦App,慢病管理业务则推出了壹邦App。对此,市值风云更是在文章中直言其新业务“换汤不换药”。按理来说,这样一家从事健康管理的企业,应该是比较重视产品研发的。但招股书显示,近三年,公司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9.18亿元、10.44亿元和14.0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高达44.8%、58.2%和57.8%。同时,近三年,壹健康研发开支分别为2592.8万元、2702.2万元和2113万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仅有1.3%、1.5%和0.9%。也就是说,同期壹健康的销售及营销费用是研发开支的36倍—66倍!此外,招股书显示,壹健康体重管理相关的产品并不少,预计2023年推出的便超过45款。但截至2022年末,壹健康仅有5款保健品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文。也就是说,这些产品大部分依赖第三方采购。以此看,壹健康完全是一家靠营销驱动的企业。这些钱都花哪去了?招股书显示,营销费用中,壹健康大部分开支来源于互联网流量购买和人工成本。例如,2020年至2022年,壹健康仅购买流量的费用累计达22.4亿元。还有人工成本,截至2022年,壹健康员工6114名,销售人员占到了44%。2703名销售人员2022年薪酬3.81亿元,人均年薪14.09万元。同期,公司的IT及研发人员人均年薪8.17万元,不到销售人员人均年薪的60%。有意思的是,尽管“重营销,轻研发”如此明显,壹健康依旧在招股书中称:研发对公司的成功及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3投诉不断,创始人被限高极度的营销也曾让壹健康遭到反噬。早在2011年5月,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检查中发现,“绿瘦”一款产品不仅假冒保健食品批准文号,而且在产品中查出“西布曲明”、“酚酞”等非法添加成分。此后,国家药监局发布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查禁包括“绿瘦”在内的七种保健食品。还有2013年,据央视报道,广东绿瘦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绿瘦集团前身)生产的两款热销产品,“玉人胶囊”和“贝兴牌左旋肉碱茶多酚”的产品批号,分别显示属于西安三奇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广东长兴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绿瘦公司涉嫌冒充保健品、注册地造假以及非法添加等问题。在这之后,《华夏时报》等多家媒体也曾报道过其“套路营销”“虚假宣传”等问题。媒体的曝光之外,壹健康还面临消费者的投诉。招股书显示,仅2022年,壹健康在12315和黑猫平台总计被投诉3011次。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检索“壹健康”关键词,显示共有2625条投诉。投诉内容主要涉及虚假宣传、套路消费、售卖无效产品等。例如,投诉编号为17371697435的消费者反映,自己被“壹邦套路消费,骗了十一万元”。其痛心疾首地表示“这个产品一点效果都没有,完全就是套路,一步一步的把你往里拉,每次都让你觉得这一下就能治愈了,都是套路,希望能严惩他们并退还我的费用”。除了外部投诉,壹健康还曾面临“漏税”质疑。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期间,在当时人力资源总监的倡议和建议下,公司通过减轻员工的个人所得税负担来增加对员工的激励,公司支付给若干员工的部分工资或福利并非从公司银行账户支付,而是通过第三方以及前任和现任员工或其亲属的个人银行账户支付。根据凤凰网财经的调查,壹健康前员工反映,2017年7月份时,壹健康公司领导带着公司约400位员工办理了个体工商户,并且公司告诉每位员工,“每人缴纳5万块钱,之后2年内,一点点退回给大家”。这个操作背后,“员工变更为个体工商户,壹健康和员工的关系就变成了合作关系,发工资时确实可以少交税,但同样的,公司所需要承担的员工社保公积金等福利也就没有了”。仅2018年,壹健康未缴纳“五险一金”的员工为6622名,占到当期员工总数的68.7%,拖欠税款1330万元。尽管壹健康称,公司于2023年6月补交了逾期税款和滞纳金,相关负责人也已经离职,但外界的质疑仍未消散。更值得一提的是,壹健康递交招股书后不久,工商信息显示,公司创始人皮涛涛被限制高消费,案由是民间借贷纠纷,被执行金额6000万元。多重因素影响之下,壹健康的上市之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