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1935年红军过大凉山,刘伯承致信川军:让个路!回信说:助兄北行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7

1935年红军过大凉山,刘伯承致信川军:让个路!回信说:助兄北行

1935年5月,中央红军顺利渡过金沙江,继续向四川北部进发,要与红四方面军汇合。蒋介石为了消灭红军,指派四川军阀大佬刘文辉在他们将要途经的大凉山区设置层层防锁线。刘文辉在四川军阀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他的部队占整个四川军力的一大半,而大凉山正是刘文辉的防区。红军成功突破川军设在会理的第一道防锁线,来到第二道防锁线—德昌防线。驻扎在德昌城的是刘文辉下属部队,川康边防军第16旅,旅长是许剑霜。5月中旬,一个身穿国军军官制服的人,骑着马来到了德昌城要见许剑霜,看这个人的装束,守门的士兵猜测他来头不小,连连后退几步,给他请了进来。许剑霜看此人大摇大摆地进来,样貌却十分陌生,疑惑地问:“你是哪位?是来找谁的?”只见那个人从兜里掏出一封信,说:“许旅长,有一位老朋友让我给你捎一封信。”许剑霜心里一惊,更加疑惑:此时此地,哪位老朋友会给我写信?他又追问:“你到底是谁?”那个人回答:“我是谁并不重要,是你的老首长让我给你送信的!你可要认真对待啊!”许剑霜警觉地问:“老首长?”那个人回答:“不用害怕,你看完信后,自然就知道是谁了!”说完,那个人将手中的信递给许剑霜。剑霜弟:泸地一别,近十载矣!本军志在北上,红军迫入川康,亦乃假途而已,非为他图。兹遇贵部,非冤家路窄,权作友军相待。让路则谊,则大义,则为军之道也。若作交战,渔利谁人?借路而过,不相刀枪;如要堵截,打一打也无不可。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 刘伯承 即日读完信,许剑霜终于知道,给自己写信的“老首长”竟是8年前在泸州起义时的总指挥刘伯承,写信的目的,是提醒他要给红军北上“让个路”。这时,那个送信的人也自报家门,他是首长刘伯承的手下李参谋,对许剑霜说:“许旅长,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要声张,对你没有好处!”许剑霜喃喃自语地说:“原来是您啊……”李参谋看许剑霜好半天没有说话,说道:“刘总参谋长等着你回话呢!”面对老首长的“请求”,许剑霜是要尊重的,但想到自己离党这么多年,现在的处境和身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回答说:“等我两三天,再作答复,我跟上级汇报一下,如果上级同意,全线通过,岂不更好?”听到许剑霜的话,李参谋回复道:“那真的是太好了,刘总参谋长让你们让路的意思,也就是通知所有川康边防军,协同红军过大凉山。”一方面,在川军时,许剑霜曾是刘伯承的手下,那时刘伯承对自己有所提拔,比较照顾,当年的情分犹存,另一方面,许剑霜同情共产党,不愿做内战急先锋,个人来说,许剑霜本人支持红军北上抗日,国难当头嘛,应先放下成见。李参谋又说:“如果刘元璋不同意的话,而你又走漏风声,恐怕许旅长自己会‘惹祸上身’啊!”川康边防军的总司令是刘元璋,是刘文辉的侄子,和许剑霜是同学,两人关系甚好。如果将信拿给刘元璋的话,考虑两人关系,应该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于是许剑霜说:“这样吧!我将信的内容传达上级,我当面跟他们谈谈,尽量说服他们,你们走你们的,至于打与不打,我自己看着办!”听完许剑霜的话,李参谋不太明白,问道:“许旅长的意思……”许剑霜笑着说:“我总得放几枪吧……”李参谋心领神会,说:“明白!这个办法好!”之后,许剑霜写了一封回信,交给李参谋带给老首长,临走时,许剑霜让李参谋代替他向老首长问个好。伯承吾兄:泸州一别,弹指数载,不料相见之日,竟在相残之时,弟今虽身在曹营,然初衷犹在,即是赴汤蹈火,舍身革决,亦愿尽微薄之力,助兄北行。倘若来日,兄业大成,有弟沧海之一粟足矣!弟:剑霜许剑霜和刘伯承有着怎样的关系?红军是否能通过大凉山?许剑霜的结局又如何呢?许剑霜,1895年出生,原名许颖,泸州麟现乡双嘉人,就读于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后又进了四川陆军讲武堂,192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川军第二混成旅第一团刘伯承的手下工作。许剑霜非常敬佩刘伯承,将其看成自己的大哥,而许剑霜表现英勇,练兵有方,也得到刘伯承的器重,打算将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军事人才,不久后,将许剑霜提拔为营长。1923年,刘伯承在战争中右腿严重负伤,在成都进行治疗,期间,刘伯承结识杨闇公和吴玉章等共产主义者,逐渐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6年,在两人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党组织决定发动泸州起义,考虑到刘伯承熟知川军的情况,任命他为起义的总指挥,前往四川旧部,宣传革命思想,秘密发展共产党员。另一方面,刘伯承曾在川军中的名声很高,有很多人都是他的手下,对起义有促进作用。当时,川军熊克武部的袁品文第四混成旅、李章甫第二混成旅、陈兰亭第十混成旅驻守泸州,而许剑霜在袁品文的手下任机枪营营长。这三个旅之间,互相勾心斗角,矛盾重重,共产党想利用他们之间矛盾,组建一支革命军队,发动起义。随着北伐的节节胜利,国内不少的军阀都投靠国民革命军,但四川军阀却一直持观望的态度。1926年秋,刘伯承亲自给袁品文致信,指示原有手下的部署在泸州发动起义,袁品文一直反对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收到刘伯承的来信后,非常激动,很痛快地答应。12月1日,许剑霜所在部队联合陈兰亭旅,将反动军队李章甫扣留并进行攻击,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泸州起义取得胜利。起义胜利后,起义军更换军装,挂出国民革命军的旗帜,并向全国宣传,决心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之后,起义军都相继被编为国民革命军,而许剑霜在战争中的英勇表现,受到旅长的嘉奖,刘伯承和许剑霜曾共事过,直接将其提拔为第二团团长。12月中旬,刘伯承来到泸州做部队整训,在这里,刘伯承担任教员,带头实行新制度,并亲自教授许剑霜作战经验和方法,这段期间,两人关系更加亲密。许剑霜经常找刘伯承聊天谈心,刘伯承也趁机向许剑霜灌输共产主义思想,久而久之,许剑霜也慢慢了解共产主义思想。有一天,许剑霜和刘伯承聊到民生的问题,老百姓们过着贫困的生活,在有钱人家做帮工,也挣不到钱,只是混口饭罢了,有的人饿肚子,流浪街头,甚至饿死在大街上,许剑霜坦言自己看到这些,心里非常难受。刘伯承听到许剑霜的倾诉,很高兴他能有这样的觉悟,告诉他:“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军人,重要的责任就是解救贫困大众和驱逐帝国主义。我们参军打仗,并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过上好日子,我们是为百姓而战,让贫困民众有饭吃,有衣穿,翻身做主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许剑霜豁然开朗,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刘伯承觉得许剑霜是一个有理想且前途无量的人才,1927年,经刘伯承的介绍,许剑霜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入党后不久,刘伯承突然召开紧急会议,表情严肃地说,蒋介石在重庆发动大屠杀,3月31日召开集会时,悍然枪杀无辜百姓1000多人。而蒋介石迟早会对起义军下手,刘伯承提醒大家做好心里准备,做好安全防护。不久,上海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很多共产党人遭到杀害。由于内部出现叛徒,刘伯承在起义军内发展共产党员的事情暴露,蒋介石立刻召集大量军队围攻泸州,刘伯承带领起义军坚守泸州,誓死如归,决心跟蒋介石干到底。许剑霜所在部队负责从泸州城里百子图至馆驿嘴的沱江江岸的防务,经过40天的坚守,在刘伯承的带领下,成功击退敌人30多次的进攻。敌军没想到起义军如此顽强,攻击不见效果,企图困死起义军,可恶的敌军竟然阻断了起义军与外界联系的一切渠道,这也就意味着断了生活必需品,断了起义军的生路,储备的粮食也坚持不了多久,起义军陷入了困境。为了节省粮食,刘伯承号召大家每人每天两顿饭,干饭改为一干一稀,勒紧裤腰带作战,同时,想办法突围出去。敌军采取强烈攻击外,还劝降起义军,在敌人不断煽动下,其他两个起义军的首领动摇了,他们秘密地找到袁品文和许剑霜商量,但被毫不留情地拒绝,袁品文和许剑霜帮助他们分析了其中的利害,才算避免一场叛乱。敌人看起义军软硬都不吃,逼急了,他们强硬地提出:必须交出刘伯承。形势再这样继续下去,刘伯承非常危险,起义军中的共产党员纷纷提议,让刘伯承先离开部队,转移去武汉,与中央取得联系,起义军才有机会脱离困境。刘伯承无奈地说:“眼下的形势非常紧迫,部队一起离开是不可能的,越是困难的时候,越不能出了乱子,一定要好好带领部队,找机会突围。若此路不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暂时答应敌军的改编,潜伏下来,等待时机。”最后,刘伯承又鼓励地说:“好好保护自己,只要人活着,就有机会为革命做事情。”当天晚上,许剑霜派出神枪手护送刘伯承离开,在夜幕的掩饰下,刘伯承安全离开起义部队,前往武汉寻找党组织。刘伯承离开后,四川军阀赖心辉企图劝降许剑霜,并委以旅长,许剑霜坚决不接受,乘夜带领起义军突围出去,同时起义军部队也伤了元气,不少起义军受伤严重,再加上医疗条件差,粮食供给不足,军心涣散,在各地军阀的追击下,起义军的人数越来越少,根本无法到达武汉。许剑霜想起了刘伯承临走时的话,他决定保存部队实力,等待时机,就这样,被贵州军阀收编,在此期间,许剑霜跟袁品文商讨脱离军阀的事情,没想到袁品文却没有接受,为了防止事情败露,许剑霜决定自己离开,回到泸州潜伏起来。几年之后,许剑霜遇到了他的老同学刘元璋,就是刘文辉的侄子,在他的推荐下,进入了刘文辉的部队,许剑霜善于训练精兵强将,因此受到刘文辉的器重,并委任他为旅长。1935年5月,刘伯承带领红军先遣队进入德昌城境内,在一处隐蔽的位置休息,刚坐下休息,只听见一声声枪响,所有士兵本能举起枪,刘伯承挥手命令:不要开枪。因为这里拿枪的不全是国民党,有可能是民团,也可能是少数民族的土兵,要先弄清楚情况,不能乱开枪,于是刘伯承派侦察兵去打探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兵?很快,侦察兵回来,得知驻守在德昌的是国民党第二十四军川康边防军第十六旅,旅长叫许剑霜。刘伯承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朱德一愣,问:“你和这个许剑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伯承说:“这个许剑霜,在1926年到1927年泸州起义期间,是我手下的一个机枪营营长,后来,还是我介绍他入党的。”朱德听完,也跟着笑起来:“这下,该由你出马了!”回到开篇,许剑霜收到老首长刘伯承的信后,晚上,彻夜难眠,经过一晚上的思考,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老首长给的任务必须完成,一定要让红军通过大凉山。可在大凉山有很多这样的关卡,过了这一关,之后的关卡怎么通过呢?许剑霜决定冒险去说服其他的旅长。刘伯承也收到了许剑霜的回信,十分满意,第二天清早,刘伯承红军先遣队向德昌前进,许剑霜站在山顶,“迎接”红军的到来,不一会儿,看到红军的影子,他命令部队朝天放了几枪。几声枪响之后,许剑霜又命令所有人撤出阵地,就这样,在许剑霜的“协助”下,红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德昌城。这一天,许剑霜带着老首长的信,出发前往西昌,找到驻守在这里的刘元璋,并将信交给他,许剑霜建议说:“以我们部队目前的情况,最好不要和红军硬碰硬,这样既可以保存部队实力,又不得罪红军。”刘元璋看完信,左右为难,许剑霜趁机又说:“红军只是想通过大凉山,又不占领我们的地盘,我们又何必刀兵相见呢?也为我们自己留后路。”刘元璋反问道:“有什么后路?”许剑霜回答说:“红军从江西一路征战到此,蒋介石几番围剿,也不见红军倒下,反而越来越多,真打起来,吃亏的只有我们自己兄弟,红军规模已有数十万,这以后是谁的天下,都是不清楚的事,所以,给红军让路,也是给我们自己留后路啊!”听了许剑霜的一番说辞后,刘元璋认为很有道理,彻底被说服,便顺水推舟地说:“还是老同学考虑周全,我尽量不与红军发生摩擦,保存实力。”刘元璋的担忧,无非是不好向蒋介石交代。许剑霜说:“这个好办,我们不是不打,朝天放几枪,做做样子,对刘文辉和蒋介石也是好交代的。”刘元璋感觉此事事关重大,决定跟刘氏几个兄弟刘元塘、刘元瑄和刘元琮商量商量。刘元璋将具体的情况向刘氏兄弟们陈诉一遍,没想到他这几个兄弟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一下子火了,说许剑霜就是共产党的间谍,当场就要将许剑霜抓起来,许剑霜忙为自己辩解说:“各位,冤枉啊!我纯粹是为了咱们队伍着想,我们真的和红军折腾不起,我是一片好心啊!”刘氏兄弟们根本不听,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往外走,刘元璋一看,急忙劝阻兄弟们:“慢!这不是小事,怎么能说杀就杀呢,他好歹是旅长,要杀也轮不到我们!”许剑霜趁机争辩说:“如果我是共产党的奸细,我会让你们知道信的事儿吗?当时红军进入我的防区时,我早就投奔红军了!怎么还会在这里?”许剑霜又提起曾经的战役,刘文辉为了保存实力,也不愿与红军硬碰硬的先例。刘文辉一贯反对蒋介石,早在1929年,刘文辉就走上了反蒋之路,最后以失败告终,虽然蒋介石对刘文辉一直耿耿于怀,但是也拿他没办法。刘元璋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场面,对许剑霜心怀愧疚,如果自己不给兄弟们看这封信,许剑霜也不会如此,他极力劝阻:“我看这个事儿,今儿个就算了,到此为止,大家好自为之,以后对待红军的问题,你们自己拿主意吧!”经过刘元璋的再三劝阻,刘氏兄弟才作罢,但是死罪免了,可活罪难逃,先将许剑霜解职下放到部队做士兵,说日后要等刘文辉来解决,最后还是将许剑霜关押起来。刘元璋担心刘氏兄弟们会对许剑霜暗下毒手,一天夜里,刘元璋来到许剑霜关押的地方,打开门将他放走,并对许剑霜说:“这件事由我引起来的,我当然要设法救你!”许剑霜感激不尽,说:“老同学救命之恩,弟弟来日相报!”说完回到自己的部队。没能说服刘氏兄弟,许剑霜心情一直很低落,觉得应该再为红军做一点事情,于是他秘密给刘伯承送了一条情报,暗示刘伯承不要进攻西昌,西昌城坚高大,易守难攻,真打起来,红军必有损伤。令许剑霜高兴的是,红军并没有占领西昌的打算,他们计划绕过西昌,趁敌虚弱,直奔冕宁,但刘家军为了嫁祸红军,在西昌纵火烧街,弄得狼狈不堪,无法自圆其说,刘文辉了解情况后,免去了许剑霜的责任。红军离开冕宁10多天后,这里留下了很多负伤的红军,第十六混成旅第二团团长邓秀廷在冕宁大开杀戒,见红军就杀,连帮助红军的老百姓也不放过,整个冕宁笼罩着恐怖的气息。许剑霜不能坐视不管,决定去冕宁解救他们,来到冕宁后,找到邓秀廷,对他说说:“红军只是通过这里,并不想占领,而且已经离开冕宁,我们何必将红军的伤员抓起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邓秀廷说:“我也不想杀他们,可老蒋逼得太紧,不好交代!”许剑霜又说:“你想想,红军遭遇蒋介石几十万精锐部队‘围剿’,杀到这里也没有杀绝,后劲十足,如果你现在杀了红军,以后如果他们得了天下,你如何跟共产党交代呢?”邓秀廷醒悟过来说:“还是老兄考虑周全啊!”于是,按照许剑霜的指示,邓秀廷非但没有杀红军,还给他们治伤。在许剑霜的极力劝阻下,受伤的红军活了下来,邓秀廷还将他们安排到群众之中保护起来,最后被安全地送回部队。蒋介石知道共产党顺利通过大凉山后,大发雷霆,大骂川军都是酒囊饭袋,给了刘文辉记大过一次,而许剑霜也被派到峨眉山军官训练团学习,失去了军权,后来,许剑霜以母亲病危为由提交辞请报告,被批准。之后,许剑霜在老家找到了党的秘密组织,进入了抗大学习,这段期间,许剑霜也见到了刘伯承,并在刘伯承的推荐下,见到了毛泽东,后又进入抗日军政大学任教员,一年后,被组织派到四川做统战工作,回到泸州,秘密发展党员。红军能成功通过大凉山,也并非许剑霜一人之力,还有很多爱国的仁人志士的助力,但必须承认,许剑霜这位爱国将领,在中国革命的曲折道路上,做出过着不可磨灭的贡献。1955年,许剑霜因病在成都病逝,时年60岁。1989年9月,党组织郑重恢复了许剑霜同志的党籍,许剑霜将军力助红军过川的往事,没有被历史埋没,他的一腔爱国热血,亦终究不会被辜负。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