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中国小伙为救金日成而死,48年后他找到小伙后人,赠送20捆人民币

时间:11-20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0

中国小伙为救金日成而死,48年后他找到小伙后人,赠送20捆人民币

1985年,当来自中国吉林的平民张金泉和张金禄兄妹第一次踏上朝鲜土地时,才愕然发现——他们的父亲竟然在朝鲜国内家喻户晓。朝鲜人民身穿节日盛装,载歌载舞欢迎兄妹俩,并如数家珍般向兄妹俩讲述首领大人(金日成)和他的中国好兄弟张蔚华之间的故事。这一年,距张蔚华牺牲整整过了48年。不久之后,金日成会在自己的回忆录《与世纪同行》里花大篇幅浓墨重彩的描写自己和张蔚华之间的友谊,并且肯定了他对朝鲜人民的贡献:“没有张蔚华送的枪,就没有今天的朝鲜人民军。”说起金日成和张蔚华的交情,还得从他们的父辈金亨稷和张万程说起。那是1924年年底的事,这一年,金亨稷第一次踏上中国国土。金亨稷是平壤人,职业是医生,而另一层身份则是朝鲜独立运动者。彼时朝鲜半岛已为日本占据三十年、合并十四年,日本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半岛的每一个角落。在这种高压态势下,大大小小的复国独立运动均不成气候,旋起旋灭。为了躲避日本军警和特务的追杀迫害,这些不甘当亡国奴的朝鲜人一路向北,越过鸭绿江进入东北地区以图恢复之计。金亨稷走的就是这条道路。当时的东北虽然在奉系军阀治下,但日本人的势力亦是极为深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在金亨稷申请落户抚松县时,县衙拒绝了他的请求。在彷徨无措之际,老乡向金亨稷提议:可以找抚松商会会长张万程帮忙。当时张万程的老婆正在生病,换了几波医生都不见好转,金亨稷主动登门问诊,利用自己的平身所学,药到病除,博得了张万程的好感。在张万程的帮助下,金亨稷顺利落户抚松,并在次年将老婆孩子都接了过来,这其中就包括自己的长子金日成。张万程知道金亨稷干的是造日本人反的勾当,但他并不在意。他出生在山东,在老家活不下去才循着先辈的足迹闯山东。在当时,不管是山东还是东北,都被日本人视为禁脔,张万程在生意场上,也没少受日本人的恶气。所以他不但帮金亨稷顺利落户,还为金亨稷独特的气质所折服,一来二去,二人竟成了朋友。金日成和张蔚华也因着二人父辈的关系而变成朋友。金日成在抚松的旧居金日成比张蔚华年长一岁,或许是父亲职业的缘故,十二三岁的金日成言行举止透出远超于年龄的成熟;张蔚华自小出身富贵,所接触的圈子也让他对底层了解不多,但性格热诚,对朋友能掏心掏肺。互补的性格下,二人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关系突飞猛进,简直到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地步。1926年,金亨稷病逝。早熟的金日成自此开始继承父亲衣钵,走上了抗日复国的道路。他在吉林毓文中学就读期间,创立了“共产主义青年同盟”,初创之时就将朋友乃至家人发展进来。1928年,金日成在抚松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将张蔚华也发展了进来。作为富家子弟,士绅阶级的一分子,张蔚华非常清楚金日成的信仰对他这个阶级意味着什么,但他丝毫不在意,因为他对金日成绝对信任。正如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里他所说的那样:“我当然相信你,而且坚信不疑。就算松花江水倒流,我对你的情谊也不会变的。”1932年,金日成在安图县成立反日人民游击队,它是朝鲜人民军最早的前身,成立的时间4月25日后来被朝鲜定为人民军建军节。而这其中,也有张蔚华的功劳。1930年,金日成刚刚确立武装抗日的路线,急需枪支,张蔚华便筹集资金,亲赴铁岭、四平一带购买了12支手枪,带回来交给金日成。在回来的火车上,刚好碰见日本特务在逐个检查行李,为了不暴露,张蔚华将装有枪支的皮箱先从窗户扔下火车,然后自己再跳车。1931年,金日成正在筹备组建游击队。张蔚华整个寒假都在收集大烟,拿着大烟和当地驻军换取枪支,一共换得20支长枪,20支短枪,然后他亲自把这批枪交给了金日成。前后两次送枪,这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俗话说从1到100容易,从0到1最难,张蔚华的这批枪就如同雪中送炭,在金日成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送来了启动资金。对于这件事,哪怕过了六十多年,金日成也感激莫名,他在回忆录里写道:“如果拿人作比方,人民军就像一个刚出世的婴儿,对这个婴儿的出世,张蔚华给我的那几十支枪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对我们部队的诞生,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大功,他是我们部队的催生婆之一啊。”九十年代初金日成在接见张蔚华的儿女时,更是郑重说道:“没有张蔚华送的枪,就没有今天的朝鲜人民军。”1932年6月,这是游击队成立后二人第一次见面。见面的地点在抚松县十字街东边的一个酒厂。二人找了个小酒馆,沽一壶酒,点几样小菜,诉说着分别后的种种。在这次会面中,张蔚华郑重地向金日成提出一个请求:加入游击队。面对张蔚华的请求,金日成高兴且犹豫。高兴的是,最好的朋友在他的影响下对革命产生了浓厚兴趣,主动提出加入自己的队伍,这种成就感是无法言说的。犹豫呢,也很简单,因为张蔚华的父亲张万程是金日成一家的恩人。帮助金日成一家找到落脚处,营救被捕入狱的金日成。事实上,如果没有张万程的默认,还没当家做主的张蔚华也不可能有能力搜集那么多枪支物资支援自己。张万程是个具有爱国情怀的富商,但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出钱出力可以,但真要让自己的儿子真刀真枪跟日本人拼命,他也是不愿意的。所以张万程在张蔚华十六岁时就早早地为他说了门亲事,就是想用家庭羁绊来拴住他,好让他不要整天想着往外跑。张万程的用心,金日成又何尝不知呢?但又怎敢忍心拂逆好朋友的意愿呢?沉思良久,金日成才对张蔚华说,任何事都要有两手准备,干革命也不是只有武装斗争这一条路线,我希望你继续留在抚松搞地下工作,当我坚实的后方。金日成希望张蔚华利用富家子弟这层身份,干个正经营生,在抚松县建立地下联络点,后来成为我党在抚松的第一个党支部,为游击队提供物资和情报支持,这才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在金日成的开导劝说下,张蔚华暂时打消了加入游击队的念头,他接受了金日成的建议,在抚松县开了家“兄弟照相馆”,以此为掩护,秘密向游击队提供情报及输送各种物资。就是这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会面,却让金日成留下了终身的遗憾。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